社會影響評估

(28) 市建局應全面評估建議項目所引起的社會影響,以及受影響居民的社區連繫和安置需要。

(29) 社會影響評估研究應分為兩個階段進行:(a)在政府憲報公布建議項目前,先進行非公開的社會影響評估;及(b)在政府憲報公布建議項目後,進行詳細的社會影響評估。

評論現況
第一階段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的內容並不公開,調查結果是否乎合地區現況,公眾無從監察。《市區重建策略》雖然清楚寫明社會影響評估的目的,是要了解居民意願,但其問卷卻從不提供「想留下」或「樓換樓、舖換舖」的選擇,只問街坊是否想搬遷,這樣的問卷設計導致結果偏頗。此外,
第二階段的社會影響評估,與人口凍結調查一起進行,令很多街坊誤會他們非走不可。

市建局完成社會影響評估報告後,亦沒有第三者負責審核,即是說,即使報告內容偏差或不符合民情,也可以用來滿足各樣法定程序要求。至於市建局有否按照社會影響評估的建議來規劃、安排和執行重建項目,亦無任何政府部門負責審核。身兼城規會主席的房屋、規劃及地政局常任秘書便曾經在城規會表示,城規會會員在審視重建項目時,不能超越《城市規劃條例》所賦予的權力,即會員沒有職權審議社評報告、安置問題,以及如何落實重建項目等問題 。至於不涉及土地用途改變的「重建項目」,更不需向城規會提交任何文件或報告審議。

現行市區重建項目審議制度弊端繁多,對社會影響評估的忽略尤其值得關注。綜觀市建局過去多個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都過於簡單,完全不能發揮社會影響評估的功能。

案例
案例一:無人監察,無從問責
社會影響評估完成後無人監察,換句話說,報告質素如何,結果是否公允,或結果即使公允,有關當局有沒有執行等等,無人問責。

案例二:評估調查之執行問題

重建項目公布後三日內,市建局會同一時間進行社會影響評估和凍結人口調查,有違公平:

灣仔藍屋在2006  年公布為重建項目,並聲言會予以保存。進行人口凍結調查當日,一併進行社會影響評估的調查。不過,社會影響評估的問卷內,卻沒有調查「受影響居民的住屋意願」(即《市區重建局策略》第 31(d)條),只一面倒問街坊想搬往何處,卻不問街坊是否想留下。調查報告於是得出的結論是,九成的街坊想搬離現居。

1 城規會於2006 年1 月20  日的會議紀錄,當時城規會正在討論市建局位於深水埗荔枝角道/桂林街/醫局街的重建項目。

後來,歷經熱心街坊、義工、和非政府組織的努力爭取,才得到今天藍屋「可留屋也留人」的初步成果。政府官員和市建局職員的受薪職責,本來就是要盡心了解街坊所需,和如何把重建帶來的影響減至最低,但現在卻要靠街坊自身不斷爭取,實在諷刺。

建議
社會影響評估報告應由獨立機構進行,由市建局支付費用,確保報告的中立和獨立性。報告內容由獨立委員會審核,並監察市建局有否按照報告來規劃及照顧受影響人士,才可落實重建計劃。

國際公認的社會影響評估方法,把社會影響評估視為規劃程序重要的一環,一方面藉著社會影響評估吸引和鼓勵公眾參與規劃,另方面亦能有效地搜集公眾(尤其是受影響重建街坊)對市區重建項目的意願。如社會影響評估的結論是發展項目對社區打擊太大,又沒法提供合理的紓緩措施,便不應強硬落實發展項目。如發展項目獲通過,便應按照評估內容作為日後制訂發展藍圖的基礎。

近年來,市民對不少政府工程項目或市區重建項目都不認同,部分原因是政府沒有認真評估工程項目對居民的影響,提供足夠的紓緩措施,卻一意孤行急急展開項目,終於出現「官迫民反」局面。故,建議效法多個國家或地區的做法,把社會影響評估正式納入環境影響評估內其中的一環,制訂社會影響評估的指引,報告內容可由獨立委員會審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