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市區重建的主要目標:保存具歷史、文化和建築學價值的樓宇、地點及構築物。

評論現況

留屋不留人,活歷史變死歷史


市建局成立後,雖然推出數個保育項目,另個別重建項目中亦保存了零星的歷史建築物,不過除藍屋項目將來可能有機會保留居民生活文化,其他只留唐樓的軀殼。對於文物和歷史的保育,很多時因為把舊街坊趕走,無法述說當年往事,豐富保育內涵。

不重視「庶民文化」和「本土文化」

現今被保育的建築物,往往都只是殖民地時代具特色的舊式建築,或是古廟。市建局的視野亦一樣,欠缺對不同年代的文化和建築的重視,尤其是「庶民文化」和「本土文化」。

保育建築成豪宅點綴物

市區重建項目中所保存的舊建築物,往往會只剩軀殼,把內裡的事物淘空,或者變成重建後豪宅的點綴物、消閑購物點,失卻其歷史意義,故市建局未有切實保存具歷史、文化和建築學價值的樓宇。

不重視生活在當地社群的意見

現時的機制下,對於文物的定義,生活在當區的社群是無權定義的,但其實這些人對這些建築物或地景具最深刻的體會,因此,他們的意見是十分重要的,不容忽視。

拆後新建的建築物不能稱作「文物保育」

聯合國對文化遺產的界定,是指具有文化重要性的地方,當中最重要的是其原真性是,集體回憶往往以物質實體作為建構和保存的基礎,因此拆後新建的所謂的「文物保育」是不能接受的。

案例
灣仔利東街中段唐樓

利東街大約在1911-1920 年間建成。根據利東街居民追憶,1950 年代末期私人公司在該處進行重

建,建成了一排六層高的樓宇。其後,印刷行業也開始在利東街發展起來,主要印制文具和商業名片等。1970 年代開始,利東街部分商戶專門印制各種婚宴請帖,以及月曆和新年利市封等,「喜 帖街」便由此得名。利東街實實在在地反映了香港過去近半個世紀的民間生活和歷史面貌,凝聚了公眾的集體回憶。

那一整排六層高的唐樓,在急速發展的香港是十分罕有。同時,當街坊製定「啞鈴方案」時,已指出灣仔由半山走到海邊,包含著一條不同年代建築物的歷史線路,如果拆毀利東街中段的唐樓群,這條歷史建築物走便會消失。可是,市建局不肯接納街坊保留唐樓的建議,堅持用推土機的重建模式,拆掉所有唐樓。

灣仔H16 項目和昌大押

位於莊士敦道的和昌大押雖獲保存,但已變成了市建局豪宅項目嘉薈軒身旁的點綴和賣點。現在的和昌大押,乃是高檔食肆,街坊不能隨時進出,那保育到底是為誰呢?至於廈門街的舊海岸線,就更不被市建局放在眼內,廈門街通車後將被剷除。

灣仔包浩斯街市

位於皇后大道東的灣仔街市具豐富歷史價值,各大專業團體也陳述其歷史意義,「是典型的早期現代建築包浩斯風格(Bauhaus)在香港的代表作」(建築師學會-中港考古研究室) 。然而作為一座極具
價值的歷史建築,本應留給香港市民共同擁有的公眾資產,豈料當局將其變賣,只保存外殼,再在上蓋興建豪宅,這又是真正的保育嗎?

衙前圍村

衙前圍村是市區中最老的一條圍村,具六百多年歷史,市建局只計劃保留天后宮、門樓、「慶有餘」牌匾等圍村三寶和數間村屋,再在上空興建高樓大廈,完全破壞了圍村的氛圍和物質。

油麻地紅屋

位於油麻地的紅屋,已變成了窩打老道8  號高級住宅身邊的古蹟文物,不過至今仍未見有具體用途和活化措施。

建議

對「文化」的闡釋,應尊重廣大基層市民的意見,特別包括「庶民文化」和「本土文化」。

保存非物質文化遺產

市建局應思考如何落實留屋也留人的活保育方式,在既有根基上發展才是有遠見的、活的、可持續的保育方式。

外國一些較不擾民的保育方式,限制業主只可把歷史建築物賣給政府,確保該物業不會落在地產商手中被破壞,同時又可讓居住或在其中營商的人自行保養樓宇。市建局和政府皆應參考這種保育方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