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 市區重建的主要目標:保存區內居民的社區網絡。

評論現況
灣仔利東街重建項目前,市建局均沒有主動提及有關保存街坊的社區網絡和措施,H15關注組多番追問下,政府才粗略交代以社會企業來重塑社區綱絡。但社區網絡怎能單靠社會企業來保存?

市建局不認識何謂「社區網絡」
「社區網絡」不一定是指親密朋友關係。很多人,包括政府和市建相關的職員,都錯誤以為「社區網絡」是一些很親密的朋友關係。真正的社區網絡,是一些熟悉和信任感,一些日常相處習慣,或
特發事件中得到街坊關懷的那種安全感等。一個良好的地區文化的傳承,正好就是靠這些日復一日的實踐,每個街坊包括店舖和小檔口等自發積極參與,以言傳和身教承傳下去。這種互信感和熟悉感,需時培養,並非新建一堆樓群,搬一堆新的人進入社區,就可即時生成。

這種社區網絡的時空,並非以一個功能集中的新社區中心便可代替,更非靠社會服務可以打造出來,而是很多時有賴舊區對公共空間使用的寬鬆定義,才可以發展下去。舊區街道上有許多小型
的公共空間,可能是店舖,可能是某個街角,可能是小公園,讓人可以自然聚集,形成互助關係。

市建局不時在重建項目興建社區中心或推行社會企業,便稱是保存社區網絡,實在混淆了「重塑新網絡」與「保存社區網絡」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還有一點必須注意,就是街坊的社區網絡範圍
不等於重建項目地界,萬一被破壞的話,重建地盆周邊的社區亦受影響。

市建局對社區網絡的認識嚴重不足,故已破壞了不少社區網絡,無法彌補,亦不能容許再發生。

案例
灣仔H15 利東街重建項目
H15 關注組製定民間規劃方案,其中最重要的考慮因素是保存社區網絡和地方特色,包括居民和
商戶的網絡。市建局聲稱參考街坊意見後推出的「姻園」方案,只不過是雀巢鳩佔的設計。

在H15 關注組與市建局的交往信件及面見過程中,發現市建局職員對社區網絡錯誤的想法:

– 以為興建一個社區中心就等於保存社區網絡
– 以為「打造一個新網絡」等於「保存社區網絡」

根據香港大學司徒薇教授在2006  年所進行的一項研究中,利東街的印刷業在重建項目的打擊下,有的結業,有的散落在周邊地域裡,過著挨貴租、生意額大跌的生活。利東街過往的經濟活動特
色,是印刷、喜帖業互補,互相協助加工,同時前舖後廠,大大減低成本,一旦離散,即使他們之間仍保存良好的個人友誼,亦無補於地方特色的喪失,與及生活質素的大大下降。同時,舊區
內常見的樓梯舖和靠牆舖是街道的天然看顧者和消息站,或者暫寄物件的角色,亦遭消散。

住戶方面,不少街坊均表示,一旦搬離,即使仍居住於灣仔區,社區網絡亦已然潰散。因為社區網絡確實是與生活地帶有著十分緊密的關係,即使他們之間個別人保持著友誼,但對日常生活空間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卻會不期然地消失。況且,不少街坊所獲發的補償金額,不足買同區同面積七年樓單位,被迫搬離灣仔,至於租客,更難於同區找到相若價錢的相若單位和舖位。

土發和房協過往保存社區網絡的好例子
以往土發公司曾經在推行重建項目前,先購置物業,讓想樓換樓街坊有選擇的餘地。房協在重建油麻地六街時(即駿發花園項目),也用樓換樓的方案,令業主或租客可以在原址生活,保存社區
網絡,而該項目仍是有利可圖的。此外,尖沙咀河內道重建項目亦有為業主提供業權參與的選擇。

建議
市建局、房協和所有相關人員,應該認真了解社區網絡的意義,並在該條文中加上「盡一切方法」保存區內社區網絡,把「居民」刪去,因為要保存的不單是居民社區網絡,應包括在該區生活的人士。

市建局應積極落實「樓換樓、舖換舖」和業權參與等選擇,盡量減低對原有社區網絡的破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