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與世界視野接軌

1

最近有學者為深水埗重建區做了一個詳細的社區研究報告 ,當中有一段提及國際視野下的「可持續發展」,並指出香港在意識上落後於國際視野處,關注組認為非常有價值,現節錄兩段:

「『可持續發展』及『社會公平』的討論,早在1987 年聯合國的《布倫特蘭德報告》(Brundtland Report )此一著名的的可持續發展宣言中,對可持續發展的定議是 :  『可持續發展係指做到滿足當代需求,同時不損及後代滿足其需要之發展』 。這裡講的發展 (development) 是指廣義的人類發展(human development)  ,而非狹義的經濟增長(economic growth)  。正如英國學者所說:『經濟發展是要達到一系列社會目標 …(i)個人所經歷的「效益」的進步。「效益」這裡可簡單地理解為『滿意』或『福利』…(ii)維護現有的自由和改進現有自由不充分的地方…(iii)自我尊敬和自我尊重…從這個方面解釋,經濟發展(development)是遠比經濟增長(growth)廣泛的概念』(Pearce, Markandya and Barbier, 1989:29 ,粗字體為筆者所加) 。

自從 1980代末開始,可持續發展就廣泛包括三個領域的發展,缺一不可。這三個領域是:環境保護、經濟發展及社會公平 (social equity)。意思是,如果只有保護環境,而沒有經濟發展就是不可持續的發展;即使兼顧了發展經濟與環境保護,而沒有照顧社會公平,那麼表示許多人無法分享這個發展成果,也不是可持續發展。不幸的是,發展掛帥(developmetalist)國家所謂的可持續發展通常還是過渡偏重經濟成長,偶而做一點『綠化』就交待了『環境保護』。

同樣重要的『社會公平』就被忽略了,極少被當成重要的政治議題。」

1 陳允中、陳劍青、李維怡:《市區重建研究系列一:深水埗K20-K23 項目社區研究報告》,香港:2008,研究網頁: http://sspstayplan.wordpress.com

2 “Development that meets the needs of the present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ability of future generations to meet their own needs.” 來自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WCED)  ,1987 年所發表的「布朗特蘭報告」( The Brundtland Report) 。

3 皮爾斯、馬肯亞、巴比爾(1996)  綠色經濟的藍圖,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1.2 重新審視舊區的價值

根據以上國際社會對可持續發展的觀點與角度,H15關注組認為應重新審視舊區的生活和文化,到底在社會公義、經濟發展之平衡、文化多元等不同方面有何貢獻,然後才可以重新想像將來的城市發展方向。

鄰里社會的重要性

在一個變化急速的商業社會之中,人與人之間變得越來越疏離和冷漠。消費社會中,人的生活只有物質享受,如此,整體社會的文化生活和精神健康的水平一定會下降。一個仍然有鄰里關係、保存著守望相助精神的社區生活,在當前這種商業社會之中,是一股暖流。

我們所談的社區網絡,未必代表住家家戶戶都感情深厚,而是一種空間和時間蘊釀而成的熟悉感和安全感,一旦拆散,便難以再生。這些社區網絡具體的體現,可舉數例,譬如樓梯檔或靠牆舖所扮演的社區看更的角色;樓上樓下互相協助購物、看顧小孩等的非正規經濟模式;社區成員有信心在發生事故時,不會無人知曉或無人理會的安全感;小商舖之間因地近之便而互相協助所造就的成本下降等等。這些都是要經歷大家長時間共同生活在某一個空間之內,才可以成就的一種社會資本,亦正是社會和諧的重要來源,放棄這種社會資本,對整體社會而言,其實是一個重大損失。

為中下至草根階層提供天然的社會安全網

社區經濟的發展,包括較低租金容許商舖以較低的價錢售賣貨品、社區網絡的非正規互助經濟等,其實都是無形的社區資產,讓中下至草根階層的住戶,能夠 維持較低的生活成本,實為天然的社會安全網,亦無須花費納稅人的金錢。同時,有許多小本經營的小商舖,若因重建要重購或重租地方營商,幾乎是不可能的,因 為重建會令地價颷升,亦打散其顧客網絡。

這些小商舖本來很可能養活全家,甚至少量員工,若店主要結業的話,員工失業不在話下,甚至店主自己也可能跌入勞動市場變成非技術勞工,變成低收入戶,這樣不是增加了社會問題嗎?

中小企發展和傳統手工藝之溫床

由於舊區的租金長期維持於一個穩定的低水平,讓許多小本經營業者可以在舊區起步發展事業,絕對有助於香港的經濟多元發展。

同時,由於科技的發展和消費社會的蓬勃,傳統的手工藝因而式微。但政府如懂得保護舊區和本土文化,包含在可持續發展的政策裡,舊區便會是傳統手工藝的天然溫床。舊區的存在有助文化多元化,以及市民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符合國際社會所談及的可持續發展的元素。

支援上層社會經濟活動曾協助H15 關注組製作「啞鈴方案」的建築師羅建中先生便指出,舊區對整體香港經濟是很有貢獻的,因為社區網絡其實也是經濟網絡。

他認為,世界上許多重要的城市都會有舊區,因為舊區經過長時間蘊釀,建立了千絲萬縷的經濟關係。羅氏的辦公室座落在灣仔告士打道,他說:「舊區提供了便宜的住宅和做小生意的可能,這些便是支援著整個市中心經濟,令到這個城市可以有效率地運作…其實,拆舊區對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的經濟都有破壞性,比如我們寫字樓以前的女工就是住灣仔舊區的,如果你迫她搬走到好遠的地方,會令到她無法繼續在這裡工作,以一位中老年女士來說,可能會有就業問題,如此,其實對整體經濟也有影響…再舉一例,我們是做建築的,如果把舊區拆掉,我們便無法再可以快速和低價地去灣仔舊區的印刷公司印圖,因為如果一重建就全變成船街那種豪宅的話,小型印務公司一定挨不住貴租,於是我們也要跑到柴灣去印,這也是增加了我們的成本。」

單以上述幾個舊區在當今香港的存在價值而言,有遠見、有可持續發展的視野的政府,應該了解舊區這些優良潛質,設法加以發展和完善,而不是破壞。同時,就著上文所提及的國際社會對經濟發展的闡釋,我們應該理解到經濟發展是遠比經濟增長更為廣泛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