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規劃條例》

市區重建或市區更新,涉及城市整體的規劃和相關的法例。重建項目如涉及更改土地用途,反對者便要根據《城市規劃條例》就發展計劃向城市規劃委員會提交意見審議。不過,城規會的委員全都是由政府委任,問責性亦非常低。

H15關注組便曾經向城規會提交「啞鈴方案」審議,親身體會到城規過程不足之處,發現城規會的思維非常封閉:

2004年H15關注組比市建局和政府都更要早就在區內進行了大型訪問調查和公眾諮詢會,在反覆思量下,得出了香港首個由下而上、民間規劃的市區更新方案。這個方案獲多方好評,甚至獲規劃師學會頒年度銀獎(學會未頒過金獎),然而市建局始終不肯採納關注組的發展方案。關注組於是向城規會提交該發展方案審議,但城規會基於關注組沒有能力落實該方案而否決,沒不是以方案的好壞作審批準則。換句話說,一旦某個地方被列作重建區,所有權力便歸於市建局。關注組從這個規劃過程中,驗證了市民根本無從參與其城市生活空間的規劃。

3. 落實草根民主:生活主導權、充份知情權和不在受強權脅迫下的決擇權

3.1 社區規劃權-掌握生活主導權

人生活在一個地方,並不如一塊積木,任由當權者隨意迫往另一處生活。可以選擇生活的地方,可以擁有生活的主導權,是一個民主社會基本應有的權利。同時,社區的發展,亦直接影響著當地每個人的生活質素。比如說,大財團是否想抬高當區的樓價?大財團是否不理會公眾權益在當區興建屏風樓?公營部門又是否忽然宣布某地為重建區,然後把當區街坊趕走?街尾的公園是否適合孩子玩耍?社區裡的交通設施是否方便?這些都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每個街坊都應有權直接參與決策。

3.2 在充份知情權下作抉擇的權利

在重建區裡,知情權對於某些社群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如大量的官方文件,便叫許多老人家吃不消,即使上過大學的街坊,亦未必可以完全了解整套重建政策的內容。市建局使用公帑推行重建,應有責任向受影響人士詳細講解相關的政策和重建戶的權利。

3.3 在不受強權脅迫下作抉擇的權利

當一個地區宣布為重建區後,即使重建戶萬分不願意,市建局仍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地,甚至控告原業主霸佔官地,把業主趕出去。在這不平等的威迫談判下,加上沉重的壓力,到底多少「願意」接受賠償而搬遷的街坊是真正「開心滿意」的搬走呢?

6a及6b 政府計劃透過20 年的市區重建計劃,達到下列目標:

(6a) 重建大約2,000 幢破舊失修的樓宇。
(6b) 改善殘破舊區內超逾67 公頃土地的環境。

評論現況
在沒有任何清晰標準(如何謂殘破、何謂改善、何謂不能復修必須拆缷重建等)之下,而先設地指出要重建二千幢樓宇及改變超過67 公頃土地的環境,是不合理的,政府必須重新評估數據。

舊區發展密度較低,不過,一旦計劃重建,新發展的可建樓面面積便以倍數增加,人口和汔車流量亦相應上升,新樓宇又高又大,未必與周邊地方協調,未必能改善舊區的生活環境。

案例
由於這兩條是先設性的條文,其理念直接影響整個重建,故本意書內的案例皆適用。

建議
《市區重建策略》應清楚列明「改善殘破舊區」的定義,也應重新評估舊區裡需要重建的樓宇的數字。此外,重建地盤的發展密度不應以分區計劃大綱圖所容許的地積比率作上限,市建局應根據舊區實質環境和區內街坊的意願,為每個重建項目定出合適的發展規模,詳請參考 5a-l的改善建議。

14及15

14)  妥善的樓宇維修是全面更新舊區的重要環節。復修樓宇不但有助改善市區環境、紓緩拆卸重建的逼切性,同時亦切合政府持續發展的政策。

15)  為鼓勵業主在樓宇重建前進行適當的維修保養,市建局應考慮向受其重建項目影響而物業被收購的業主,引入一項修葺費用發還計劃。這項計劃的目的是向業主作出保証,若果他們的樓宇在數年內被重建,他們在修葺方面的支出不會因重建而白費。倘若業主因應有關監管部門的指令而進行所需工程,而物業最終被市建局收購作重建之用,則業主應可就有關工程餘下的有效期申請發還有關支出款項。上述監管部門規定的工程包括屋宇署(根據建築物條例(第123 條 ))要求進行的樓宇維修或修葺工程、消防處(根據消防安全(商業處所)條例(第 502條))要求進行的消防裝置或設備安裝或改善工程,以及機電工程署(根據升降機及自動梯(安全)條例(第 327條))要求進行的升降機工程或自動梯工程。

評論現況

現況、案例與改善建議請參考第5d 及5f 條,詳情可參考由民協進行的樓宇復修研究(2004 年)。

39 市區重建策略會定期予以檢討和修訂(每兩至三年一次)。政府會就市區重建策略的修訂先行徵詢公眾意見,方予以定案,以供實施。

評論現況
現時已超過了條文中所謂「每兩至三年一次」做檢討和修訂的時間,拖遲了足足六年。

建議
市區重建策略乃影響民生之重大政策,理應每年收集意見,方可以跟得上社會發展的時代步伐,同時也可以對負責執行重建工作的市建局和房協實施監察。此外,《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和修訂,或會涉及相關法例的修改,政府應持開放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