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區重建局條例》和《市區重建策略》

2000年7 月,立法會通過《市區重建局條例》,翌年成立了市建局。市建局是一個公營機構(即不是政府部門),日常營運需自負盈虧。它的工作主要包括4Rs  ,即「重建發展(Redevelopment )、 樓宇復修(Rehabilitation )、文物保育(pReservation )及舊區活化(Revitalisation )」。政府在市建局成立首五年合共注資 100  億元,而市建局的重建項目亦可免補地價,粗略估計,涉及公帑數百億元(20 年內225 個項目)。

政府賦予市建局一系列的責任與權力,市建局的實務工作必須遵照《市區重建策略》的原則和指引來執行。

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規定局長(即現今發展局局長)在《市區重建策略》定案前,須進行公眾諮詢。不過,首份《市區重建策略》的公眾諮詢,竟然在短短約兩個月內完成,於2001 年11 月定案,影響著未來20 年225 個重建項目。

政府還賦予市建局很大的權力,如《市區重建局條例》第20條(2)及(3)段指出,局長(即現今發展局局長)在修改或修訂該策略前,如認為該等修改或修訂的性質是「屬輕微、技術性或微不足道的,則無需諮詢公眾。」還有,「局長如認為披露某項資料並不符合公眾利益,則無需披露該項資料」。

廣告

5e 市區重建的主要目標:推動市區的可持續發展。

評論現況
土地發展公司遺留下來的廿五個項目,全都是重新發展,即拆卸重建,連根拔起。市建局自二○ ○一年成立開始,一共展開了四十一個項目,當中個項目亦以這種拆卸重建的方式進行,每個項目對累積對舊區破壞,可想而知,與可持續發展理念相違背。同時,《市區重建策略》中所提及的「可持續發展」,相信是根據特區政府的落後和不合時宜的定義(可參閱本文件丙部)。

案例
重建項目與可持續發展理念相違背的例子,可見諸本意見書中各條的案例。

建議
市建局應重新考量可持續發展的定義,與國際社會接軌,詳情參照本意見書丙部。

23 按照《市區重建局條例》第21 及22 條的規定,市建局須擬備一份業務綱領草案,臚列擬於未來5 年實施的項目,以及一份周年業務計劃草案,列明將於下一個財政年度實施的項目,並須每年把有關業務綱領草案和業務計劃草案呈交財政司司長批准。

評論現況
業務綱領和業務計劃內容不公開,公眾無從監管,財政司司長批核時,會否只側重經濟利益,而忽略《市區重建策略》其他準則,也不得知曉。

案例

業務綱領和業務計劃內容保密,無從監察,亦無法詳述案例。

建議

– 市建局雖然不會提前公布項目,但應該公開訂定200  個項目和2000  幢須拆卸樓宇的準則,讓
公眾監察及表達意見。

– 政府應考慮讓立法會參與監察市建局制定的五年業務綱領及計劃草案,這些會議可以保密。

– 五年過後,市建局應公佈該份業務綱領及計劃草案,讓公眾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