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賦予公眾監察公營部門的權力

4.1 公帑應用以資助與公共目標相關的機構

政府成立市建局時,賦予它三大優勢,分別是(i)獲政府注資一百億元;(ii)地皮加建不需補地價;及(iii)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地。在這樣情況下,公眾自然期望市建局應該是一個非牟利機構,不應以賺取利益為目標,破壞舊區的社會網絡,令舊區生活環境質素下降。此外,市建局的運作,如每個重建項目的財政狀況必須向公眾交待,讓公眾有效地監察。

4.2 執行部門的行政責任

市建局或房協,皆是一個以公帑運作的公營部門,負責推行和落實市區重建,它們有責任,體現或達致公共目標,並用盡一切行政和技術方法,解決受影響人士的問題;而不是倒行逆施,經常只以「有困難」、「現實問題」為借口,推搪一些合理的訴求。

廣告

26 市建局應在9個重建目標區內,分別設立一個分區諮詢委員會,就市區重建項目向市建局提供意見和協助。分區諮詢委員會應由市建局董事會委任,並在區內具有代表性。成員應包括業主、租戶、區議會議員,以及其他關注區內市區重建的非政府機構代表。

評論現況
分區諮詢委員會理應有監察重建項目、向市建局提交改善建議的功能,但其成員卻由受監察的市建局委任,給公眾黑箱作業的印象,導致認受性不高。此外,據了解,諮詢會約每一季只安排一次會議,且會議每次只有個多小時,未有足夠時間討論問題。

案例
以深水埗K20-23  重建項目為例,分區諮詢委員會的會議內容雖然公開,但會議次數疏落,一年只有三、四次,每次會議時間只約一個多小時,討論內容空泛,作用不大。

建議
市建局應將會議議程及紀錄貼在市建局地區辦事處,並應盡辦法讓街坊知悉會議日期,讓各街坊列席旁聽。

分區諮詢委員會的功能與重建項目的諮詢、表達意見和透明度直接有關,請參考第4d  、9 及10 項的改善建議。

27 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第23 條,市建局須在政府憲報公布項目(發展項目 或發展計劃)的開始實施日期,以及展示有關項目的一般資料,供公眾查閱。市建局應舉行公眾會議,通知區內居民有關項目的詳情和收集公眾意見。市建局亦應就項目諮詢有關區議會,並應印製簡易淺白的小冊子,派發給受影響人士。

評論現況
有關諮詢的問題,請參考第4d  、9 及第10 條。

案例

區議會諮詢形同虛設

以灣仔利東街重建項目為例,市建局並沒有理會區議會轄下的關注重建小組的反對,堅持落實重建計劃,也不理會獲區議會大會通過應給予受影響人士「樓換樓、鋪換鋪」的建議。即使灣仔區議會反對市建局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統一利東街重建項目業權,亦不能阻止市建局;深水埗區議會亦曾就區內K20-21重建項目遇到類似情形。這些都在在反映區議會作為地區諮詢的機制,形同虛設。

此外,市建局到區議會諮詢時,亦未必把所有事情和盤托出,如灣仔區議會主席曾指責市建局不能再誤導區議會,另深水埗區議會轄下市區重建問題專責小組的委員甘炳光博士,更直斥房協職員有欺暪區議會之嫌。

市建局行徑怪誕

2005 年11 月5  日,是利東街重建項目的土地復歸日。一位做基層工作以畢生積蓄在利東街置業的婆婆,與一眾街坊到市建局開會,被市建局職員特意把這位婆婆帶到另一間房內,在一輪查問後告知婆婆其他街坊已走,便把婆婆送回利東街。當婆婆回到利東街時,發現其他街坊原來尚在市建局中,才自己被市建局騙了,失聲痛哭。

建議
請參考第4d  、9 及第10 條的改善建議。

32 在政府憲報公布建議項目後,市建局會隨即進行凍結人口調查,而大部分詳細社會影響評估所需的數據,亦可在進行凍結人口調查的過程中一併收集。當市建局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第24條提交發展項目時,應同時向規劃地政局局長提交詳細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而當市建局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第25條向城市規劃委員會呈交發展計劃的圖則時,亦應同時提交詳細的社會影響報告。市建局並應把報告內容公開,供公眾參閱。

評論現況
現況、改善建議和案例,請參考第28 及29 條。

市建局應考慮把社會影響評估報告上載互聯網,讓公眾易於索閱,並把告示張貼於受影響區域(即包括周邊社區)當眼處,如做掛欄杆的橫額,指明網址及索取文件的地點,以及反對的期限等資料。

重建項目公布後至反對期限期間,在日間、晚上及週末,在社區的公共空間(如球場、公園),舉行諮詢會,公佈調查結果和解答重建街坊的疑問。

39 市區重建策略會定期予以檢討和修訂(每兩至三年一次)。政府會就市區重建策略的修訂先行徵詢公眾意見,方予以定案,以供實施。

評論現況
現時已超過了條文中所謂「每兩至三年一次」做檢討和修訂的時間,拖遲了足足六年。

建議
市區重建策略乃影響民生之重大政策,理應每年收集意見,方可以跟得上社會發展的時代步伐,同時也可以對負責執行重建工作的市建局和房協實施監察。此外,《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和修訂,或會涉及相關法例的修改,政府應持開放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