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為何先以受影響的人為本?

這是基於公平原則,是屬於人權的範疇。依據上述對社區網絡的理解,舊區內街坊因長時間共同生活而發展成一個複雜的網絡,每個成員都有一份貢獻。這些貢獻,難以用金錢衡量,但對社會整體的平衡發展十分有利。

一旦地區重建時,政府便硬要把這些人驅去社區,貶低他們的權利,我們便不得不考慮這樣的發展模式是否正確,即使是無可避免的,也應給他們優先提供不同合理的選擇和紓緩措施,不讓受影響人士生活質素下跌。事實上,H15關注組的經驗中,重建會令受影響人士忽然面對一大堆沉重的生活壓力,包括生活成本的上漲、重置物業的困難、面對政府各種程序的不勝其煩、安頓生意和家人的壓力等等。

如果重建政策中會令部分於該區有貢獻的市民,在重建後生活質素反而下降的話,便是一種「程序上的不公義」。程序不公義的意思,就是由於定立某類工作程序或規範時,欠缺對公義價值觀的考慮,導致當執行該法例或政策,即使執行人員技術上不犯規,卻產生了不公義的情況。相關的問題將於本建議書丁部分作詳細檢討。

廣告

5a 市區重建的主要目標:重整及重新規劃指定的重建目標區。

評論現況

歧視舊區的民間發展
從邏輯角度來說,只有認為舊區的本質上是不好的、有問題的,才會將重建的「主要目標」設定為「重整及重新規劃重建區」,否定了舊區的有機發展,與「可持續發展」理念相違背。

如上述第4d)條指出的理念鴻溝,市建局必須改進其視野,學懂欣賞舊區原有的美好特質,再思考如何在這些特質上加添新元素,實踐可持續發展理念(相關理念原則請參考本意見書丙部)。

重新規劃不一定可達改善生活生目標
綜觀過往多個重建項目,重建區都不是以「改善」原區街坊生活為主,而是打造一個中產新社區給將來居住和營商的人。更何況,若諮詢不足,市民無法參與規劃,在上者又不了解民情,重新規
劃必然無法達致改善生活的目標。

建議
市建局的主要目標,不應是單方面重新規劃,或只是進行低度諮詢,而是鼓勵市民參與規劃。政府或有關當局應提供誘因,鼓勵地區人士(尤其是弱勢社群)主動參與社區未來的規劃。政府應主
動查找舊區的優點和原有的社會及經濟價值,才可達致可持續發展的規劃。

13 在這225 個項目中,土發公司尚未完成的25 個項目應獲得優先處理,因為這些項目範圍內的居民已等候重建多時。市建局在決定個別重建項目的優先次序時,應考慮下列因素:-

評論現況
條文中「這些項目範圍內的居民已等候重建多時 」一句,有誤導公眾之嫌。由於政府不採取行政措施鎖定重建時間,業主面對很多不明朗因素,導致樓宇日久失修,加速破舊。政府其實有責任向市民解釋重建進度時間表,提高資訊流通。

13a至13f 在這225 個項目中,土發公司尚未完成的25 個項目應獲得優先處理,因為這些項目範圍內的居民已等候重建多時。市建局在決定個別重建項目的優先次序時,應考慮下列因素:

(a) 建議重建項目範圍是否殘破失修,急須重建;
(b) 有關樓宇是否缺乏基本設施,或是否有火警的潛在危險;
(c) 在建議重建項目範圍內,居民的居住情況是否令人滿意;
(d) 能否透過重新規劃和重整建議項目範圍,使區內環境得到改善;
(e) 重建工作能否改善建議重建項目範圍內的土地運用;以及
(f) 建議重建項目範圍內的樓宇是否可以復修。

評論現況


假若這六個因素都存在的話,便應該解決和處理,唯未能合理成為開啟一個重建項目的理由,因為:

這些問題,不一定要採取連根拔起、推倒重來的重建方式才可處理,或會有其他更環保、節省資源又不勞民傷財的方式更新,詳見本意見第4  、5  、6  、9 及10 條。

由於市建局開放透明低、且沒有問責性,其權力在無監察的情況下,受影響人士難以掌握和分析自身所面對的情況,表達意見的機制形同虛設。

建議

關於開放、透明與問責的問題,請參考上文第4d  、9 及10 條。

參數和指引

37  政府會向市建局發出一套文件,列明市區重建計劃的規劃參數和財務指引, 作為市區重建策略的附件。這些文件包括:

(a) 225 個重建項目的詳細圖則;
(b) 9 個重建目標區的發展概念藍圖;
(c) 擬保存的歷史建築物清單;
(d) 重建項目的優先次序;及
(e) 規劃參數和財務指引。

由於上述文件涉及敏感資料,因此披露有關資料並不符合公眾利益。

評論現況
過往土發或市建局向外公開一些重建項目後,卻遲遲未能落實,期間受影響業主又沒有妥善維修樓宇,因此加快樓宇的破損。另方面,若在亳不知情的情況下,面對著市建局突如期來宣布成為重建區,對重建街坊的沖?又會很大。

案例

觀塘裕民坊重建計劃公布二十年後才得以展開,期間業主沒有妥善維修樓宇,令居住環境每況愈下。

建議

市建局應該多提供誘因,鼓勵業主定期維修和保養樓宇質素,在無可避免情況下,才應進行重建。